发掘过去调查发现,第Ⅰ发掘区位于山梁地势较

时间:2019-11-10 12:55来源:文物考古
   大窑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东北约33公里的保合少乡大窑村南山,由内蒙古博物院汪宇平先生于上世纪70年代发现,并对该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发掘与研究工作,发现了

    大窑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东北约33公里的保合少乡大窑村南山,由内蒙古博物院汪宇平先生于上世纪70年代发现,并对该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发掘与研究工作,发现了包括石制品、动物化石等在内的大量文化遗物,年代跨度可从旧石器时代早期到新石器时代。该遗址有多处燧石岩脉露头,遗址区内地表散布有大量的石渣、石块、石片等,是我国北方地区一处重要的石器制造场遗址。

枫林遗址位于吉林省抚松县漫江镇枫林村东约500 米的山梁之上,分布面积超过30000 平方米,所在山梁呈东北-西南走向,平均海拔高度在900 米以上。遗址东北距头道松花江1 公里,东距长白山主峰约43 公里。图片 1 2014 年,因基础建设,在该地发现了一件手斧,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为了配合基本建设,2016 年6 月18 日,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前往现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调查,在表土层、出露地表的黄褐色亚黏土层中均发现有石制品,采集遗物40 余件,多数发现在梁岗东南坡地势较缓地带。发现遗物均为打制石器,石制品原料绝大多数为黑曜岩,少见凝灰岩。石制品种类包括石片、石叶、边刮器、端刮器等。通过本次调查,确认该地点是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因该遗址位于漫江镇枫林村枫林岗,将该遗址命名为“枫林遗址”。 2016 年8 月18 日,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正式对枫林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拟发掘面积300 平方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抚松县文物管理所部分人员参与了本次发掘。图片 2 地层堆积 根据该遗址地表采集遗物的分布和地层堆积的保存状况,本次发掘以前进村至枫林村水泥路为界,将遗址分为东西两区。在西区布置完整和不完整5×5 米探方6 个,命名为第Ⅰ发掘区,在东区布置2×5 米探沟5 条,5×5 米探方2 个,命名为第Ⅱ发掘区,目前已发掘面积约230 平方米。 第Ⅰ发掘区位于山梁地势较低处,地层堆积较厚,最深处达4 米以上,自上而下至少可分为5 个自然层,分别为黑色表土层、黄色亚粘土层、含砂红褐色亚粘土层和含角砾红色砂土层,下伏为砂岩。其中,黄色亚粘土层,红褐色亚粘土层上部出土石制品较为丰富,目前合计出土石制品300 余件,可分为2 个文化层。 第Ⅱ发掘区地势较高,略有坡度,地层堆积较薄,自上而下可见3 个自然层,分别为黑色表土层,含角砾的黄褐色亚粘土层和含角砾的红色砂土层,部分位置堆积因人为扰动等原因有缺失。其中,含角砾的黄褐色亚粘土层出土石制品十分丰富,目前出土石制品150 余件。图片 3 出土遗物 截至目前,本次发掘东西两个发掘区在原生堆积中合计出土石制品近500 余件,东西两个发掘区出土遗物总体风格类似,但略有区别。 第Ⅰ发掘区出土石制品原料以黑曜石为主,偶见凝灰岩和燧石原料;石制品类型包括完整和不完整石片、细石叶、石叶、细石叶石核、普通石核、雕刻器、端刮器以及大量碎屑等;石制品尺寸整体较小,多为石制品加工的副产品。 第Ⅱ发掘区出土石制品原料同样以黑曜石为主,但包括凝灰岩、火山碎屑岩、安山岩、燧石、石英岩等原料的数量明显增加;石制品类型包括西发掘区的所有类型,还发现了石叶石核、大型端刮器和尖状器等。其中1 件石叶石核,重约600 克,长度超过10 厘米,剥片面可见长而平行的石叶阴疤,是一件十分罕见的利用胸压法压制石叶的棱柱状石叶石核,器型规整,十分典型。 除发掘出土石制品外,在遗址地表及各处出露剖面采集到大量石制品,石制品数量近千件,石制品类型丰富,基本与发掘出土石制品的面貌一致。 从目前出土石制品的情况看,基本可以判断枫林遗址是一处含细石叶的旧石器遗址,并且该遗址能够发现明确的棱柱状石叶石核,是有目的系统生产的石叶。年代初步判断应为旧石器时代晚期早段,相关测年与环境分析工作正在进行中。 学术意义 现代人行为起源及演化研究是近年来旧石器考古学研究的热点,石叶技术作为现代人行为表现的重要组成部分,石叶技术的规范性和多样性、时间分布的不连续性和空间分布的差异性,在讨论古人类生存适应方式、技术扩散和人群迁徙等问题中具有重要作用。 我国北方地区从距今4~3 万年到距今2.9~2.5 万年间明确存在石叶技术的遗址包括水洞沟遗址、金斯太洞穴遗址、新疆骆驼石遗址、呼玛十八站遗址、油房遗址、西施遗址等不足10 处。枫林遗址的发现为研究石叶技术所代表的技术及人群扩散提供了重要的材料。 吉林省东部诸遗址少数经系统发掘, 石制品多采自地表, 且目前多数遗址未有绝对年代报道,学者们常以地貌部位、石制品工业性质、及地表不见陶片和磨制石器等推测其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晚期或新旧石器时代之交。然而, 在未有绝对测年数据的前提下, 对遗址时代的分析显得粗糙,过往年代学研究的不足,多数限于遗址地层堆积较薄,无法进行有效的年代学研究,枫林遗址地层堆积最深处可达4 米,为光释光年代学研究、沉积学研究和孢粉环境研究等提供了难得的地层剖面。(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0月21日8版)

    自2011年开始,内蒙古博物院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合作对大窑遗址进行新的系统研究工作,这其中包括:

    1. 遗址区域调查。主要分为三方面:确定遗址堆积是风尘堆积还是河湖相堆积,分析本区域地层特点;明确区域地质条件,对燧石岩脉出露的范围以及燧石特点有一定的认识;摸清人工石制品的分布范围,重新评估遗址的规模与各地点之间关系。

    2. 若干地点的考古发掘。分为两部分,发掘过去调查发现,但没有进行发掘过的地点;对过去发掘过的地点重新进行发掘。

    3. 对以往发掘材料的整理研究,包括过去调查采集和未整理的发掘材料。

 

图片 4

 

    二道沟位于大窑村南山西北坡,西北东南走向,全长350米,最高点海拔1380米,高差100多米,该地点发现于1973年,于1976、1978年进行过两次发掘,当时的研究认为该地点属于中石器时代。

    2011年6-9月,内蒙古博物院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对二道沟地点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地点分为三个部分,二道沟主发掘区、二道沟沟口和二道沟T2。本次发掘严格遵守田野考古操作规程,科学获取遗址中所包含的人类行为信息和环境信息等,如采集出土物的三维坐标,采集环境、测年样品等。

编辑:文物考古 本文来源:发掘过去调查发现,第Ⅰ发掘区位于山梁地势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