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掘报告迟迟未到,在全国第三次文物

时间:2020-04-02 22:43来源:文物考古
  在历史长河中扼要冲、置关塞的玉门,时不时给世人带来惊喜: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玉门市文物普查工作队在该市柳湖乡小康村普查到一处青铜器时期至战国时期的古冶炼遗址

图片 1

图片 2     在历史长河中扼要冲、置关塞的玉门,时不时给世人带来惊喜: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玉门市文物普查工作队在该市柳湖乡小康村普查到一处青铜器时期至战国时期的古冶炼遗址和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城遗址,据初步考证,这座古城是河西地区目前发现的最远古的一处古城址。
  
  古董滩上
  
  发现春秋战国古城址
  
  玉门市区向西南50多公里处,曾经是玉门市花海镇辖区,后因河东移民迁移至此而设立柳湖乡。柳湖乡小康村处于一片红柳丛生、沙砾交织的戈壁边缘,这里因散见古董碎片而被当地人称为古董滩。当地老人讲,四五十年前,在古董滩捡拾或挖掘到古董的村民不少,可惜大都被毁坏了。时至今日,漫步于古董滩,时不时仍然可以看到古代陶器碎片。
  
  古董滩渐渐在当地百姓的眼中失去了价值,可对于文物考古工作者来说,这里仍然不失为一片富矿。
  
  玉门市博物馆馆长伍东民告诉记者,早在2007年,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研究有关“冶炼技术从西方传到东方”的课题时就盯上了古董滩。借助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中国科技大学的教授和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多次实地勘察考古,最终确定玉门古董滩为古冶炼遗址,初步推断该遗址的形成为距今3700多年的青铜器时期至春秋战国时期,与金塔县境内的北山铜矿遗址的形成时间相近。
  
  据伍东民介绍,玉门古董滩古冶炼遗址面积约3.6万平方米,有多处文化堆积层,地表散落着大量的残陶片及少量的铜渣。
  
  更让专家们惊喜的是,就在他们三番五次对古董滩冶炼遗址进行研究期间,一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城址在此地被发现。
  
  记者采访了解到,玉门古董滩所在的戈壁上红柳浓密,杂草遍野,偶有寸草不生的地段流沙堆积,其中散见的一部分夯土建筑引起了玉门市文物普查工作队的注意。
  
  伍东民说,接到报告,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多次考察研究,发现这些夯土竟是一座古城址的城墙。经测量,现残存的一段城墙长达84米,高约2米,大部分被流沙掩埋,其余城墙已经不甚清晰。专家初步分析认为,这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城址,也是河西地区目前发现的最远古的一处古城遗址。
  
  古城遗址

  
  令火烧沟遗址“相形见绌”
  
  在玉门市,提起古遗址,位于玉门市清泉乡境内的火烧沟遗址应是其中的鼻祖了。然而,与新近发现的古董滩冶炼遗址和战国古城遗址相比,火烧沟似乎相形见绌。
  
  记者了解到,玉门市清泉乡境内距玉门新市区70公里、中心面积约0.2平方公里的一处地带沟壑纵横,山峦起伏,山沟山峁多呈火红色得名火烧沟。1976年,玉门市清泉公社选址火烧沟修建公社中学,施工队伍在此处挖掘大批墓葬,毁坏了大量文物,所幸来自兰州的几名知青鼎力保护并多方求援,引来文物专家考古,发掘了火烧沟文化。
  
  火烧沟文化遗址是甘肃省六大古文化遗址之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后期的人类文化遗址,距今3700多年,可能是古代羌族部落的生活遗迹。甘肃省文物考古队1976年对其进行了大规模发掘,在遗址中心边缘发掘古墓葬312座,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陶器、铜器、石器、玉器、骨器和部分金银器。1981年,火烧沟文化遗址被甘肃省人民政府命名为“甘肃省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玉门市政府投资在火烧沟文化遗址西侧建成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的旅游景点——火烧沟原始部落村。
  
  伍东民告诉记者,据专家分析,新发现的古董滩遗址和战国古城址遗址,与火烧沟文化遗址处于同一范围区,属于同一文化形态,对研究火烧沟文化有较高的文物考古价值。
  
  值得一比的是,火烧沟文化遗址是典型的四坝文化类型,文化类型比较单纯,而从古董滩冶炼遗址和古城址附近提取的文物碎片和标本来看,其历史时间跨度更长,文化类型复杂,既有四坝文化的遗存物,又有骟马文化和上坝文化类型的遗存物。“省文物考古专家实地勘察后认为,此次发现的冶炼遗址和古城遗址具有很高的文物研究价值和学术价值,为研究冶炼技术如何从西方传入东方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证明。”伍东民兴奋地说。
  
  伍东民还说,如果专家们的这种分析和推断得到进一步证实,河西地区古城遗址的历史将被改写,古董滩古城址将成为目前河西地区发现的最远古的古城址,意义非凡。
  
  目前,玉门市正在着手为这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城址申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特殊“身份”。      

  这位名人,来自甘肃省玉门市,是一个高不过20厘米的人形彩陶罐,曾于1990年在北京第十一届亚运会期间展出,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现存于北京国家博物馆。虽然早在1988年就从玉门火烧沟遗址出土,但快30年过去了,它的“出生信息卡”——考古发掘报告仍“犹抱琵琶半遮面”。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2.发掘报告为何“难产”

全文阅读

  在这之后,就有了1976年包括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等在内的发掘小组对火烧沟遗址长达4个月的发掘工作。一位当地的文化学者说:“后来又进行过两次抢救性发掘,一共发掘墓葬330余座,出铜器的达106座,共200件,是我国早期发现铜器且出土数量最多的一处夏代古遗址。”

——————————————————————————————————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水城是国内较早研究火烧沟遗址以及其所代表的四坝文化的学者。他在学术论文《火烧沟文化研究》一文中指出,火烧沟墓地的绝对年代在夏代纪年范围内,延续年代大致在公元前2000年至前1800年。

作者:陈坤龙 等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近年来,随着国家和社会对考古工作的重视和关注,包括经费等多方面条件的支持力度都大大增加,同时对考古发掘报告的出版也加大了约束力度。国家文物局在新修订的《考古发掘管理办法》中就规定:“考古发掘报告的编写工作要在发掘结束后的3年内完成。年度发掘报告应在当年完成编写工作。”

甘肃玉门火烧沟四坝文化铜器的科学分析及相关问题

  在考古界,火烧沟遗址的“遭遇”并非个例。多种原因造成的考古发掘报告积压滞后问题较为普遍和严重,也因此才有了已故的著名考古学者、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张忠培那句流传甚广的名言:“考古不写报告,等于花钱买破坏,比盗墓贼还坏。”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除了其中挖掘出土的权杖头被公认为史前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物引起学术关注外,挖掘中发现的齐头和缝的金耳环更是引起学界震动。“这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黄金制品,这对于学界关注的冶金技术的传入与发展课题来说,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意义。”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水涛说。

甘肃玉门火烧沟四坝文化铜器的科学分析及相关问题

  “文物的价值需要主动去揭示认识。发掘报告严重滞后,无法对出土文物及相关遗址给予正确和及时的认知,不利于保护和研究,也不利于考古资料的宣传展示利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陈建立解释说。

科技考古 甘肃玉门火烧沟四坝文化铜器的科学分析及相关问题 发布时间:2018-06-21

  2009年,火烧沟遗址被中华文化遗产协会评为我国最具中华文明意义的100项考古发现之一。

编辑:文物考古 本文来源:  考古发掘报告迟迟未到,在全国第三次文物

关键词: